云亭

矜持地拼搏

以前很喜欢去看各种演出和晚会,很容易被表演现场的气氛带进去,当一切结束之后,热闹变成了冷清,落差太大了。类似的好比冬天的时候看了超级英雄的电影,激烈的打斗与节奏感,加上电影院现场的爆米花和可乐味,整个人都被带得热血沸腾,看完彩蛋走出电影院,冬天寒风阵阵直向脸上扑来,甚至有点潮湿,看电影的时候捏得出汗的手被室外的温度一冻,僵硬得握不紧拳。

尝过几次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落之后,对于朋友各类的邀请避之不去,或是只赴安静的活动。因为生活大部分的时间是平淡安静的,无论前一晚周末聚会时唱歌吃饭多热闹,第二天还是要坐在桌子前面上班、看书,况且也不可能一周七天一直保持着觥筹交错的热闹生活。

可自己一个人在静默岁月...

放飞自我了

—— 【沁的脑洞】临终情书

赭莓奶:

临终情书


曲:advantage Lucy-nico


词:奶


唱:温水沁



二零一六的夏天,我睡在日光里,


窗外爬藤的牵牛花,在苏醒。


再回溯半个世纪,你戴圆帽一顶,


篝火晚霞中,弹手风琴。



回想········



那时候年轻的我,附声在你的耳朵,


絮絮说着所谓生活— —



还没抓礁底的鱼,


没看...

—— 《Harry今天也依旧想尽快结束相亲》番外

“我以后也会有胸脯吗?”

“相信我,甜心,每个人都有胸脯,否则他们的心脏和肺都要住到肚子里去了。”

“可是Harry叫我young lady, 电视里面的young lady都有……”

“时间过得真快!都九点了,再不睡的话你可长不高了。”

Eggsy飞快地关上了灯,走到客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


“请你明天给Daisy解释一下什么叫女性的发育以及在男性家长面前不该谈论性征的问题。”Eggsy偏头看正在给自己熨衣服的Roxy, 然后夸张地说,“昨天她还问我电视上的棉条是什么东西。”

“哇哦,最近说话越来越长了,从句……...

—— 【Hartwin】【Kingsman】Harry今天也依旧想尽快结束相亲

Harry今天也依旧想尽快结束相亲


“不要太瘦,也不要太矮,最好年纪能比我大一点。”他喝了一口奶昔,挑起自己的眉毛,不正经地说道。

“你需要的是一个爸爸。”Daisy把自己的奶昔抢了回来,一阵见血地说。

Roxy笑嘻嘻地揉了揉Daisy的头发:“去睡觉吧,我和哥哥好好谈。”


“有时候我真希望你能够帮我带带Daisy,你知道——”Eggsy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小女孩开始上小学了,每天问的问题都让人尴尬。”

“省省力气。”Roxy收起面对Daisy时温和的笑容,“我上司有一个朋友,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想找一个年轻一点的。时间地点我都给你约...

—— 【德哈】男子汉守则

哈利喝了复方汤剂误入斯莱特林约炮会,就着别人的身体去诱惑德拉科。NC-17,完结。


地址:http://weibo.com/2670260190/CcOXgkEUp?type=comment#_rnd1428841195631

—— #德哈#【AU】kingsman设定

“你来了,格兰芬多,我假设……”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修长苍白的双手微微蜷缩,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倾倒酒酿,“如果再晚上两分钟,我们可能要准备多喝一杯酒了。”

哈利肯定,他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冷笑了一下。


“抱歉来晚了。”按着多年与这位同事共处的经验,解释都是徒劳的。于是他落座在男子右手下的第一个椅子上。

整个长长的会议桌看上去只有两个人到场,但当哈利戴上桌面上的眼镜之后,眼前呈现的单色投影显示,会议桌上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哈利对面的位置。


“他们都是我们亲密的伙伴,邓布利多更像是我们的导师,迪戈里也与在座的各位经历过各种任务。对于他们的离去,我深表哀悼。...

—— 偷橡皮筋的贼

偷橡皮筋的贼 BY一捅江山

Bucky的橡皮筋又不见啦!两个人不得不又踏上了去百货商场的路,然而整个过程中两人各怀心思,Bucky诡异的表现都显示着这些橡皮筋的绝不是简单地失踪了。Steve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没有。”

“没有。”

“我就放到镜子前面——茶几上——或者床头柜。”冬兵努力回忆着昨晚到家时的场景,“不会再有其他地方了。”

Steve将手里的沙发垫放回它原本的位置,看着对面气呼呼的人:“Bucky, 要不我出去给你买?”


“我想再好好找一下。”说完他用手使劲拢了拢掉落在额前的发丝,他的头发已...

—— Can’t turn back

自由纺纱:

标题:Can’t turn back


分级:全龄


简述:兄弟无差。记一件童年的事。Dean7岁,Sam3岁。



Dean在准备简单的晚饭,而Sam趴在沙发背上,看着被雨点拍打的玻璃窗。


“Dean!”Sam突然从沙发上跳下来,拽着Dean的衣服左右摇晃,“你过来!”


他下意识地想告诉Sam待会儿再说,但微妙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一切,他暂时放下了手中的活儿,随意地擦了擦,就跟着Sam一起凑到窗边。


那是一只小幼犬,浅棕色的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它全身都被雨淋透了,可怜地躲在屋檐下瑟瑟发抖。


“我们...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