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01) 捡蛋

这算什么?

Harry不情不愿地扯过那条白色的毯子——或者用桌布来形容更合适一点。明天就要比赛了,他现在还捧着那个蛋无计可施。

他可以向任何人求助,除了眼前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对方收到消息并且马上赶过来之后,Harry心里的确欢欣鼓舞起来。

 

“你明天要比赛,我不想把你弄得腿软。”

Harry把蛋放在桌子上,无奈地开口:“Malfoy,现在不是逼我骂你的时候。”

“你今天怎么对那条龙的,我就怎么对你。”Draco看到白布上面被Harry小心翼翼放好的蛋之后,不情愿道。

Harry翻了个白眼:“怎么,你要现在用无声咒召唤你昂贵的扫帚然后在那上面和我来一发吗?”

Draco明显不是很赞同这个提议,他撇了撇嘴,将注意力放到蛋上面。

 

“赫奇帕奇傻大个没有告诉你任何线索吗?吃晚饭的时候他吃掉了三个鸡腿,看来是胸有成竹了。”

“他有名字,Malfoy,”Harry拉了拉胸前本来就不整洁的领带,“他只是告诉我要去试试浴室,但是我不是级长,我和铂西也没有熟到……”

Draco其实并不喜欢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打断他人,毕竟这很不礼貌。说话嘛,本来就该你一句我一句,才能适时地表达观点并且留意对方的看法。

可是这次换Harry自己害怕Draco打断这句话,他只犹豫了一小会,尴尬地瞄了Draco一眼:“也没有熟到借浴室的地步。毕竟这很荒谬——如果我用比赛的原因。”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借给你?”Draco仍然是那副小混蛋的样子,“要是被院长知道我把首席浴室借给一个格兰芬多,我看你们今年也别想分多了。”

 

说得好像我们被老蝙蝠扣的分不多一样。

 

“别告诉我你没有想过浴室里还可以做洗澡以外的事。”

对于这样半遮半掩的邀请,Draco通常很受用,不过他浮想联翩的表情只闪过那么一瞬间,随即就一本正经道:“嗯,还可以研究一下这个金蛋。不能让那个德国熊得了第一名。”

 

衣冠禽兽。

 

Harry很讨厌Draco那些小花样,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细碎的折磨。

男人嘛,就要提起自己的魔杖直接上。

不过甜蜜的小动作也许会给Malfoy这样傲娇的人更多的掌控感。

 

他们一路从浴室门口吻到水池边上,即使是在这么重要的时候Malfoy也不忘嘲笑一下他的领带。

“永远打不整齐。”

“你优雅,你来打。”

Draco不可置信地看了救世主一眼:“我给你打领带?你想明天跨进大厅的时候让全校的人都知道我们搞上了吗?”

 

有道理。

 

Harry推开他,脱下衬衫,摘掉眼镜,抱着蛋径直坐到了水池里。

后面的Draco眼神也跟着池子里面满满浮起来的蒸汽一样迷离,他走到Harry身后,伸手将矮他一截的救世主揽在怀里。

“我喜欢你的眼睛。”Draco强行用左手把Harry的头掰过来朝向自己,湿漉漉的舌头舔上Harry紧闭的眼睛。他发现Harry脖颈正在冒着温热的气息,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呼吸明显沉重了起来,这些无不是在邀请他。

 

然后蛋掉了。

“滚开,我的蛋!”Harry试图蹲下去捡起来,但是在蛋一下子就从他手中滑了出去。

而且Draco还在身后,蹲下去的后果他不敢想。

 

他只好挺着腰,直接沉进水里,去抱蛋。

然后就发现蛋自己开了。

 

“原来是人鱼的讯息。看来明天湖里有得一场好戏了。”Draco把蛋放到水池边的瓷砖上,“我的小救世主,希望明天能看见你以一种性感的姿势取得胜利。”

尽力吞下骂他混蛋的话,Harry勉强自己对着金发斯莱特林微笑:“谢谢你,Draco,别露出那种表情……明天是什么项目我也一知半解,反正,照顾好你自己。”

 

Draco其实很不喜欢Harry每次说那样伤感的话题,不想谈及两个人学院的纠葛,也不想谈及他救世主的身份。

“比起那个赫奇帕奇”他牵着Harry的手放到了水下,“我更喜欢你来控制局面。”

 

Harry难得开心地笑了起来,从火焰杯吐出他名字那一刻,他都没有真正放松下来。

“你在担心我。”

“毕竟你屁股很翘。”

“闭嘴。”


评论(2)
热度(26)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