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02)你的宝贝

02你的宝贝

 

快到12点了。

黑湖上面的风很大,刮得人脸上都快没了知觉。人群在讨论着什么,楼下的格兰芬多们都急切地把眼睛死死放在湖面。

Draco轻轻摆了摆头,把嘴唇藏进围巾里面。

突然水面荡漾起来,似乎有人已经成功了。

 

Come on, Potter.

 

张秋和那个赫奇帕奇的傻大个从水里探出头来,两个人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张秋的脸上更是泡在冷水里过久的难受。

随后是德国熊和万事通小姐。

芙蓉在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提前退出了比赛。然后将自己放在一群法国小姐里面,披着浴巾,楚楚可怜。

 

即使知道在众多校长和教师的保护之下,Potter不会出事。但Draco袍子下摸着魔杖的手还是不住地攥得更紧了。

 

一个身影破水而出,直接摔在了刚刚披上毯子的罗恩旁边。

即使早早就把嘴唇藏起来,但是当Draco不断地小声念着咒语、往Harry身上不停甩防水咒和烘干咒的时候,布雷斯还是缓缓地咳了一声,露出“我发现了”的表情。

Draco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狠狠瞪了旁边的人一眼:“不许问。至少现在不行。”

 

布雷斯呵呵一声,半夜三更跑出去,听说和格兰芬多争球场跑得比兔子都快,Potter的衣服上还经常有诡异的金色头发,他可不信是哪个热情的姑娘留下的。现在心疼得跟什么似的,再甩烘干咒Potter就要热得脱水了。

再顺着Draco的视线往下面看,格兰芬多都围着湿淋淋的救世主,仿佛他又为狮院捧回了学院杯。

纳威的手里还攥着一把草药,头发早就被冷风吹得乱蓬蓬了,也跟着格兰芬多的人一起傻笑,亲切地看着Harry。因为离得有点距离,五官看不真切,但是眼睛亮闪闪的,笑容也是真诚无比。

 

哇哦。

布雷斯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

 

赫敏一边将自己身上得毯子披到Harry身上,一边大声问他:“你还好吗,Harry?是不是冻坏了。”见Harry傻傻地没有回答,心疼地抱着他的头,立起身子在Harry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一切都好了,你做得很好。”

Harry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想躲过去,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拒绝。身后是欢天喜地尖叫的同学,旁边是一直支持着自己的好友。他向赫敏笑了笑:“谢谢你,赫敏。”然后把赫敏的毯子还给她,表示应该让女士得到更好的照顾。

 

 “那个疤头竟然让格兰杰亲他!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是英国冠军了吗?”Draco心中的怒火蹭地一下子冒了起来,他气急败坏地对着布雷斯一阵吐槽。

旁边的一年级格兰芬多男生还在不停欢呼,叫着“Potter学长太棒了”。Draco用力把围巾扯下来,露出自己尖尖的下巴,然后使劲拍了一下小学弟的头:“闭嘴。”

布雷斯此时冷极了,他紧紧跟上Draco,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觉得自己保持沉默的价值比开口要大得多,也就只有咳嗽几声以示尴尬。

 

金发斯莱特林刚刚转身,Harry也想起了什么,抬起头在看台上左右寻找。最后看到邓布利多来到他身旁宣布比赛结果。

黑湖上的风很大,不过盖不住人们的喝彩欢呼。今天霍格沃茨大获全胜,大家都忙着庆祝和恭贺两位勇士,谁还顾得上Draco的小情绪呢?

 

Harry的心情糟透了,第二场比试之后,克劳奇离奇死亡。随后邓布利多给他看了关于小巴蒂·克劳奇的影像,事情看起来十分复杂。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过来,毕竟Harry Potter的霍格沃兹生活从来就不会简单。

而让他觉得猜不明白的,其实是另外一桩事。

 

Draco有好多天没有和他说话了。

 

拜托家养小精灵送去的信有去无回,礼堂里面更是不可能看到他。Harry明白自己应该好好准备最后的比赛,毕竟这事关霍格沃茨的名誉,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噢……可是Draco!他不理我了呀!

 

Harry Potter, 大难不死的男孩,魔法界的救世主,斯莱特林四年级首席的情人,现在正处在人生最为徘徊的阶段。

心累极了。

 

Harry无精打采地看着预言家时报,突然发现对面的赫敏眼睛睁得大大的。

“噢,可怜的疤头。”Draco带着看似惋惜的语气说,“为了得第一名,你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吧。现在累成这样,可别在最后的比赛里面摔跟头啊。”

Harry明白这是Draco的暗号,心里不由得跳跃起来,即使Draco站在身后,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自己想要拽住金发斯莱特林的冲动。

 

“离他远点,Malfoy.”赫敏将双手抱在胸前。

看着对面怒气冲冲的赫敏,Harry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将双手自然地放在膝盖上,转过头:“至少我是在努力面对,而不是对自己的同学冷嘲热讽。”

Draco倾下身子,勾起一丝讽刺的微笑,将袍子下藏好的纸条放到Harry手里:“好运了,救世主。”

 

长桌那头的高年级已经注意到这边的不对劲了,双子更是好奇地想凑过来听听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Draco站直了身体,理了理自己的书。对着旁边的二年级首席道:“二年级的魔法史要迟到了,你确定还要一直跟在我身边吗?”

黑发的斯莱特林涨红了脸:“对不起,学长。”然后急匆匆地带着一大队人离开了。

 

前面应该说过,Harry很不喜欢Draco那些又慢又琐碎的前戏。就好比吃饭的时候,他就比较倾向于比较原始的用餐方法,而罗恩更是对这种方式最忠实的实践者。而以Draco为首的斯莱特林,就十分讲究。他们会花大半部分时间在整理餐巾、刀叉摆放上面,进餐的时候也是安静无比。

 

这些绿白菜一定饿坏了,在寝室里肯定会偷偷吃糖。

 

因为Draco超级喜欢甜食,Harry带来的糖从来都不是他本人吃的。哦,其实也算吃了,不过在他咽下去之前就会被Draco的舌头抢走。

 

可是今天Draco却省去了那些唆吻锁骨、舔舐喉结的折磨。在Harry一进入更衣室的时候,他就直接把Harry摔到了一个隔间的门板上。

锁上更衣室的门,一向优雅的Malfoy先生粗鲁地去脱Harry的裤子。今天不想说话逗疤头,不想看他被情欲挑衅地全身泛红,也不想温柔地进入。

 

“Draco,你怎么了?”Harry对Draco反常的举动十分不理解。难道他不想让他赢吗?他不是表示了想看到自己胜利的样子吗?

看到Harry的眼镜歪斜在脸上,因为视力不好而努力聚焦的眼神,Draco想骂他的话都没法说出口,想质问的问题也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Draco的手还卡在Harry的裤子里面,冰凉的手指停顿了几秒,最终还是缓缓地滑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慢慢包围着Harry的根部。

 

“说话啊!”对于自己的关键部位被对方握在手里的情形,Harry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的下身虽然已经开始有反应,但是Draco的表情才是现在最让他揪心的。

Draco本来就一直在生闷气,Harry一提高音量,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咬他。

气死人了。

 

金发斯莱特林一口咬在了格兰芬多的肩膀上,他感到自己的牙龈在微微发抖,然后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你让她亲你。”

 

Harry长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肩膀都放松下来了。他用右手把Draco的脑袋扶住,让他更舒服地把头埋在自己怀里,左手伸进Draco的袍子里拉开裤子的拉链:“那是礼节,而且我和赫敏、罗恩是很好的朋友。这就跟你对帕金森的吻手礼一样。”

然后他开始缓缓地安慰小Draco,就像在给愤怒的小孩子顺毛一样。

 

“这不一样。”

这有什么不一样,你搞双标。

 

两个人就维持着这样奇怪的姿势安慰着对方的下身,毕竟Draco比Harry要高很多,Harry不得不把自己的重量更多地靠在门板上。

一时间狭小的更衣室里只有Harry喘息的回音。

 

突然一阵器皿和木棍倒地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动作。

卧槽,今年不是不举行魁地奇吗,更衣室应该没人啊。而且格兰芬多应该都在大礼堂吃饭啊。

Draco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袍子从身后拢到前面来,把Harry抱在怀里——因为Harry的下半身几乎是光着的,衬衫的纽扣也解开了,直溜溜地挂在身上。他回过头去,看见与隔壁更衣室连接处的帘子一阵晃动,然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红头发?

 

弗雷德悄悄探出身来,头发乱蓬蓬的。看见Harry瞪大了眼睛,恶作剧地笑了笑:“抱歉Harry,还有,Malfoy,乔治他把那一排扫帚全都推倒了。我们这就走。”

 

后面传来乔治的声音:“放心,我们会保密的。晚上饭桌见。”

 

完了。

“明天整个霍格沃茨都会知道我和你搞上了。”Harry垂死般嗟叹了一声。

Draco望着门口,确保更衣室再没有第三个人之后,回过头来道:“不会的,他们两个也不是在干什么好事情。韦斯莱家除了珀西,就他们稍微有点脑子。”

 

Harry这才放下心来,自己被Draco抱在怀里,闻到的全是他的体香,不由得红了红脸:“Draco,你是被吓到了吗?”他晃了晃自己手里的小Draco.

被戳到痛处的Draco涨红了脸:“闭嘴,想到我们刚才被他们全部听去了我就生气,哪有心还一直保持兴奋。”

 

Harry一下子笑了起来,他解开身上的袍子,蹲了下去。

“Potter, 你没这个必要。”意识到他要做什么,Draco皱了皱眉头,“今天能跟你解释清楚就好了,我不想强求。”

 

“罗恩是我的宝贝,这是火焰杯选出来的。”Harry把Draco的肿胀放在自己脸颊边,“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他愿意冒这个险。”

 

“可是在潜意识里面,我根本不想把你置于任何危险的境地。所以没有你的名字。”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揉搓着Draco的阴囊,让它们在手心里被不停挤压。

 

“但是我想让你知道,你就是我的宝贝。”Harry的食指缓缓划过顶端的铃口。

 

“独一无二的那个。”

 

Draco不置一词,刚刚还疲软着的阴茎一下子又胀了起来,Harry每说一句话,它就激动地跳一下。最后随着Draco一声低吟,Harry将挑逗已久的小Draco含在了嘴里。

 

“梅林!Potter你是不是去借黄色小说了!”

 

 

 


评论(1)
热度(13)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