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04)

04我的朋友失恋了,怎么办?

 

布雷斯今天真的很急躁。因为他面临的事情十分棘手。

作为霍格沃茨排名遥遥靠前的Charming Boy,对于女孩子各种古怪的脾气,以及她们口是心非的小手段,布雷斯一向游刃有余。

 

但如果对象是个蛇院的男士,就不好办了。这意味着他不能用甜言蜜语和哄骗敷衍的方式来对付这个男士。

而且这个人,比女孩子还古怪。

 

“介意把咖啡递过来吗,谢谢。”Draco将书签插入第三章末尾,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然后向旁边正在写字的布雷斯开口。

“你该过会再请求我的,现在正忙呢。”布雷斯不耐烦地说着,眼神依然固定在面前的羊皮纸上,他用左手打了个响指,一米之外的咖啡杯慢慢地漂浮起来,越过布雷斯的案桌,停到了Draco修长的手指旁。

“这是你求之不得的荣耀,小精灵。”Draco将咖啡放到鼻子底下轻轻嗅了嗅,并不喝下,斜着眼看向布雷斯,“替我向扎比尼夫人问好。”

 

正准备落款的布雷斯无奈地停下手中签字的笔,接着正文写到“我的室友Mr. Malfoy诚挚向你问好。”

小心翼翼地折好信封,他走到休息室的桌子前面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向周围为数不多的学弟甩了几个闭目塞听:“来吧,甜心。”

 

“Potter前一段时间成立了一个黑魔法防御学习小组,在有求必应室。”Draco嘬了一口咖啡,放回了旁边的小桌上。

“这我知道。”布雷斯点头表示并不惊讶,随即看到Draco疑惑的眼神,立刻补充道“我也有格兰芬多小情人好吗,我喜欢热情的人。Na……Natalia, 对,Natalia告诉我的。”

好在Draco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反而悄悄为狮院的这个Na什么的小姑娘纯情的心灵点了一根蜡烛。

“父亲的信件越来越频繁……乌姆里奇那边我也帮他瞒了很久了。”Draco仿佛想将所有的心事都倾吐出来,“我很累,布雷斯。”

布雷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他每天忙着教导别人魔咒,日以继夜地练习,为的就是能抗击……神秘人。“

“你也知道,就连斯莱特林内部,也在一定程度上相信Potter的话。”

“尽管那些媒体和官员并不认同,但我们都知道,Potter是对的。”

“神秘人回来了。你需要早点做好准备。”

 

哦。

布雷斯一点都不关心,真的。反正妈妈总会想办法和自己一起全身而退。

 

“然后我跟Potter提了分手。”

哦……哦?!

布雷斯一下子把刚喝进去的茶吐又了出来。Bloody hell, 我知道你们是打了有一段时间的炮了,你现在告诉我你们分手了!你们竟然是在认真交往!

 

纵使内心的各种疑问和腹诽排山倒海而来,布雷斯的表情仍旧淡定得深不可测:“并不能把所有的选择都推出去,Malfoy永远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有了Potter你的胜算更大。”

“没有什么胜算。现在Malfoy只有一条路。”Draco的眼珠逐渐聚焦到自己的手腕上,“我不想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既然你自己都决定好了,我也没什么多的意见。”布雷斯无所谓地点点头,反正总会有这一天的,Draco自己也该拿得住轻重缓急。

“善意提醒一句,早早地和你的格兰芬多姑娘断了。”Draco低下头,再次翻开书。

 

No,我的格兰芬多小野猫可性感了。这个绝对不行。

布雷斯的心中渐渐萌芽出一个计划。

 

++++++++++++++++++

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有着自己小小的骄傲。她成绩优异,博览群书,朋友们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来问问她的意见。这让她十分开心,因为每个人都需要被朋友们认同。而且打心底,她也十分乐意为他们排忧解难。

黑魔王回来之后,霍格沃茨还是要继续开学,因为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救世主的话。

他们一起创建了“补课小课堂”,邀请了许多校友加入,白天要上课、应付乌姆里奇的绝对安全理论,晚上要悄悄地去有求必应室一起练习。而Harry作为领导人物,当然被推到了导师的地位。

 

乌姆里奇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伏地魔也不知在哪里策划阴谋。现在Harry正承受着偌大的压力,自己作为朋友是该做点什么开导他,让他振作起来。与其被动承受,不如想办法如何解决。

可是她一点也不想从Harry的嘴里听到这些话。

DracoMalfoy, 恋爱,分手。

 

你们这些英国男巫师都是怎么回事。

 

赫敏抱着书坐到了Harry旁边,她皱着眉头,仿佛想直接问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决定从一种轻松的话题开始。

“今天纳威进步了很多,你功不可没。好好休息一下吧Harry.”

Harry呆了一会才慢慢地转过头去,看向她关切的眼神:“我没事。只是觉得,身边突然少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挺可惜的。”

 

赫敏深吸一口气,即使是现在,她还没有从震惊中缓和过来。毕竟谁都无法想象两个仇敌一样的人会秘密交往了这么久,而且还在自己面前演了这么多次戏。针锋相对的他们竟然是情侣,若非亲耳听Harry向自己坦白,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三年级期末。三强争霸赛的时候,他帮了我不少。”

“那为什么会分手?”

“阵营不同。我只是觉得……他没有必要走到那一步,没有必要被自己父母的选择所牵绊。”

“站在他的角度,这也可以理解的。守护家人,我们都会这么做。或者他更考虑到,这关系着你的安全问题。你看,他不是相信了你说的‘神秘人回来了’吗?”

 

“可他怎么能自甘堕落,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心灵是生来就自愿蒙尘的。”

 

“Harry,你们的关系……一开始就有能够被原谅和释然的情愫在里面,现在形势严峻,他们家也并非中立。你是和神秘人对立的救世主,他的家庭——没有冒犯的意思,他的家庭给他的就是利益至上的教育。所以,你们不可能长久……或者换句话说,你们的感情还没能升温到充分了解对方的程度。”

 

“No, Hermione.”Harry轻轻用手指点了点面前的蜡烛,被烛焰小小灼烫了一下,又收回手“我们真的,十分了解对方。只是……在有些时候……”

 

然后他合拢食指和拇指,将面前微弱的烛光掐灭:“不能相互理解罢了。”


评论(4)
热度(7)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