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 》05残缺与圆满

05残缺与圆满

 “Harry!Harry!”赫敏将盘子推到Harry面前,把勺子放到顺手的方向,“多少还是吃点,待会不是还有比赛吗?”

Harry正想开口说自己不饿,早餐的时候罗恩就多给自己塞了一些面包片,虽然食之无味,但总归也能勉强饱腹。这时只见两团红色风风火火凑到赫敏面前,抢走了她手里的盘子和勺子:“我们还要把斯莱特林打得满地找牙,是该多吃一些!”

 

最近Harry的状态老是不好,吃东西也不用心。格兰芬多的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对食物失去信心!

罗恩从不会管自己的这两个哥哥,和他们一比自己的反应永远慢一拍。

“你们还是给Harry留一点。”他皱了皱眉。

 

“小罗尼要给Harry出头!”弗雷德拿走了罗恩手里的苹果。

“赫敏待会还要去给Harry加油!”乔治把勺子放到赫敏给Harry准备的沙拉里面。

“Harry可不能让大家失望啊。”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一人托着Harry的下巴,一人把沙拉喂到他嘴边。

Harry傻笑了一下,张嘴吃下,口腔里全是酸酸甜甜的蔬菜和沙拉酱,但是苦味不知道又从哪里蔓延开来。

 

HarryPotter,你可是个格兰芬多的汉子。可不能被一次不成功的恋情打倒。

感动于朋友们的照顾,他默默地对自己说。

 

这时候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在Draco的带领下推开了大门,他们颇有秩序地坐下,安静地进餐,为下午的比赛做准备。

Harry想起在那些暗恋Draco的时光里,他每次进入礼堂,都会先把目光放到一群绿色当中,然后找他。同时也会发现那个人也在看着自己,并向自己挑衅地微笑。

 

HarryPotter,你可是个格兰芬多的汉子。可不能被一次不成功的恋情打倒。他又一次暗示自己。

 

哦快看,Draco今天把刘海换了个方向。

+++++++++++++++

 “你不觉得Harry最近就像失恋了一样吗?”罗恩将零食塞进自己的嘴里,坐到了赫敏旁边。因为太注意酱汁的味道,没看到赫敏心虚的表情。

“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而且上课的时候乌姆里奇哪次让他轻松了。Harry是人又不是机器,肯定也有疲惫的时候。”

“机器?”罗恩露出听不懂的表情,嘴里还塞满了食物。

“……算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注意力放到比赛上。

 

Harry的手仍然痒痒的。伤口不深,却刚好划破皮肉疼痛异常,“I must not tell lies.”这几天一直看着这句话,他也经常会思考着出神。有些话虽然是在情动时说出来的,但也算是在内心里酝酿已久的。

我从未对你说过谎。Love you, Draco.

 

他闭上眼睛,活动了一下发痒的手掌,再用力捏紧,使其紧紧贴住手套。接着睁开双眼,镜片上面隐隐有点雾气,Harry吞了吞口水,努力往金发斯莱特林追去。

 

Draco感觉到Harry骑着扫帚在自己身后掠过的风,然后他的心沉了下去。怎么面对自己的前任?布雷斯算得上经验丰富,他的回答就是“给予祝福,然后再找一个”。

……滚蛋吧,布雷斯。

Draco没有办法说出祝福,他更没有心情再去找一个。两个人渐渐速度持平,并排着追着金色飞贼,以往自己都会笑着撞开对方,然后靠实力一决高下。但是现在他根本没有心情去在乎输赢。

“It’s fine, Draco. I can understand.”Harry在他身旁轻声说道。

 

Draco瞬间觉得自己内心里面筑起的抗拒Harry的墙轰然倒塌。费尽心思编了那么多委婉的开头和谨慎无比的措辞表达了分手的意愿,努力扮演者优雅又强硬的角色,为的就是让他离开。即使让对方怨恨自己也没关系。

最开始是怕两个人的关系会让以后紧张的形势更加复杂,不想把自己这边家族的情况带给Potter, 同样的,他也不愿意和邓布利多阵营打交道。此外,他确实想不出有什么折中的办法,所以和Harry分开是最好的举措。

可是这个白痴,当时不是和平分手了吗?现在又来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一起去面对,好吗?我不怕。”Harry仍旧在努力让Draco松口,“有胆子和我搞,没单子面对?”

这小子还无法无天了。

“疤头,”又是绕场一周,两个人努力做出在争夺金色飞贼的样子,Draco的声音十分小,还带着颤音,“想清楚点。”

 

“再清楚不过了。”Harry一个前倾,在空中翻滚了一圈,抓住了面前淘气的金色飞贼。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轻轻吻了一下金属球面,“绝不后悔。”

++++++++++++++++++++++

“她竟然这样对你?!”Draco握住Harry的手,额头上的青筋绷得紧紧的,“Harry,再忍忍,很快我就能十倍百倍地让她还回来。”

“我没事,只是现在在结痂了,痒痒的。”Harry甜甜地笑了,见对方缓缓把伤处放在舌尖上舔舐,湿漉漉的感觉让自己的脸上也跟着变成了伤口一样的红色,“你能做什么,从背后下咒吗?”想起两个人一二年级时的各种整蛊场景,Harry难得开口揶揄一下。

Draco放下Harry的手,捏了捏对方肉肉的下巴:“这也是我准备告诉你的。”然后他退后一段距离,缓缓捞起了自己的长袖。

 

那是一个扭曲又丑陋的黑色图案。

Harry的呼吸一下子接不上来。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其让别人来监视,不如我自己走到前面。”他示意Harry不要问问题,“这样我的母亲不会被标记,父亲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Harry快要被这个混蛋气死了,先是莫名其妙分手,现在又来说自己加入了食死徒:“你做这些都不能先和我商量一下吗?”

“决定来得太突然,何况我现在不是在和你说吗?”Draco温和地笑了起来,这样的笑容在人前几乎是不会出现的,他牵着Harry的手放到自己的手臂上,“你看,我们现在都有新的标识了。”

“白痴。”Harry将他的头勾到自己面前,火热的吻夹带着滚烫的泪水一起袭向Draco。

++++++++++++++++++++++

我们的躯体都被外在的邪恶所烙印,但内心里却是问心无愧的满足感。

因为我再也不会害怕,只想紧紧握着你的手不愿松开。

再也不会松开。


评论(2)
热度(17)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