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06)

06 你可以是正直的

 

整个蛇院可能只剩下院长是直男了。

而且院长看起来很禁欲,一直没有恋爱对象,说不定斯莱特林已经全军覆没了。

 

当布雷斯看到纳威扭扭捏捏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默默地想到。

 

然后他带着自己迷倒全霍格沃茨少女的表情对着纳威笑道:“今天很准时。”

纳威跟着尴尬地笑了笑,他心虚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时候才结结巴巴地对着布雷斯说:“Harry他们不知道我出来了……你快点说……我……我还有论文。”

 

周围只有几个沉浸在书海里面无法自拔的拉文克劳,何况现在已经接近六点,大部分的人都在吃晚饭。布雷斯示意纳威换个地方说话,然后转身向图书馆最尽头走去。

纳威小跑着跟上,脚下木板传来的声音变小了,人也越来越少,尽头的书架那都是堆积已久、还未被整理的书籍,因此灯光也特别暗淡。

 

其实不用布雷斯开口说明情况,他心里也大概猜到是什么事了。Harry最近十分消沉,上什么课都无法集中精神,布雷斯拜托赫奇帕奇学妹送来的纸条里面,也特别地注明今晚见面的事情一定不能告诉Harry。

“他们分手了?”即使纳威再迟钝,也应该看得出来舍友的不对劲,何况布雷斯这么严肃地叫自己出来,一定也是因为Malfoy那边出了状况——在布雷斯向自己表白的时候,提到了他的室友与Harry之间的小秘密,那之后他就特别留意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定会惩罚我们的。他当时这样想。

 

“嗯,他们只是闹了点小情绪,没什么。”布雷斯将纳威抵到书架上,吻一下纳威的嘴唇,再吻一下下巴,吻一下侧脸,又吻一下耳朵,“……好想你。”

纳威僵直了身体,紧张地闭上了双眼,知道对方从来不会正经,以前也是我为鱼肉地任他调戏,但涉及到两个人的朋友,布雷斯也至少认真一点。

他居然还天真地认为这个人是要联合自己一起劝和Harry与Malfoy,没想到一见面又做这些事。

 

斯莱特林,高贵优雅。

呵呵。

 

纳威将双手放到对方胸前,用力一推。

“你……你先说正经事。”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严肃一点,但是配上自己急促的呼吸和憋得通红的双颊,只能让布雷斯更加觉得可爱。

“咳,你只要在适时的时候暗示Potter就好了,Draco是不得已才分手的,一切都是为了Harry和Draco家人的安全。”

“就这样?”纳威瞪大了眼睛。你就不能直接写个纸条吗?约出来干什么,来图书馆说话简直就是玩命。要是被平斯夫人抓到,一定会上她的黑名单,期末复习只能在休息室进行了。

 

“还有特别重要的一件事……”他拢了拢手掌,让纳威凑近一点,然后将自己的嘴唇靠近他的耳朵,“至于这个消息的来源,他可能会起疑。”

纳威点点头:“确实……所以我要怎么说?”既能让Harry明白Malfoy的苦心,又不能让自己和布雷斯的关系暴露。

“你还需要告诉Potter……我们在一起了。”布雷斯轻笑一声,随着尾音的消失,他的牙齿轻轻咬住了纳威的耳廓,顺着耳朵的线条慢慢啃啮着。

 

这就是你的解决方法?斯莱特林的谋略特长都喂猪了吗?!

这是纳威还尚能勉强保持清醒时最后的想法。

 

至于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羞涩的表情向Harry如实说明一切、Harry道谢之后又是如何由衷祝福他和布雷斯的,纳威在几天后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出柜的感觉真好。

我是格兰芬多的汉子,坚强、勇敢、有责任感、对朋友忠诚。

 

并且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斯莱特林。

 

++++++++++++++++++

伏地魔给Draco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修好一个柜子。

邓布利多给Draco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配合伏地魔。

“双面间谍,真是性感极了。”Harry如此总结,然后收到了当事人的一声冷笑,随即狠狠拍了Harry大腿一下:“屁股翘高点。”

哼,瞧把你美的。

 

修好消失柜的确花了两个人不少的精力,最后看到被啃了一口的苹果出现在柜子中的时候,Harry兴奋地吻了吻爱人的额头:“你们真的太棒了!Drapple!”

当然得到的只能是对方的冷嘲热讽。

 

“你必须在Draco迟疑的时候下手,不能让他身边的食死徒看出什么。”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了。”

邓布利多将自己已经发黑的手伸到斯内普面前:“我相信他们,年轻人总是有创造未来的力量不是吗?另外,西弗勒斯……我希望你能够接任我的位置,引导他们。”

“我严重地怀疑尊敬的校长搞错了对象,接任你的应该是一个和你一样的格兰芬多。比如米勒娃。也许在未来——波特。”他认真地观察着校长的手,好像自己没有在说与拒绝相关的话,“最多还有一个月,我很抱歉。”

 

“你已经尽力了。”邓布利多笑了笑,“不过对于Malfoy家的男孩和Harry能够成为朋友,我仍然是惊讶多于欣慰。不过……我们也算多了一分胜算。”

斯内普冷哼一声:““朋友?”

“Well, well……”邓布利多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意更加真实了,“年轻人之间总会有些小秘密,不是吗?即使他们曾针锋相对。”

 

很久之后,斯内普才明白校长的这句话不是单指Draco二人。

不过那也是很久之后了。         

 

++++++++++++++

霍格沃茨算是业界良心吧。

Draco默默地想。即使是大战在即的时候它也能准时开学,学校的猫头鹰准时送来书单、开往学校的列车准时开动。

开学的时候他的确如往年一样去了霍格沃茨,但向院长请了假之后,他就立马回到了马尔福庄园,着力准备猎捕Harry Potter的计划。

这段时间下来,日以继夜地设计陷阱,同时还要强忍住对住在自己家里的狼人的厌恶,Draco心力交瘁,这些事情和自己以前轻松的学院生活截然不同。这种强迫性地成长险些让他喘不过气。没有斯莱特林对他的尊重,没有各种充实的课程。没有Harry。

尽管会故意设计出追捕漏洞,并且通过多比向Harry通风报信,他仍然会经常质疑自己的立场。Draco感觉他就像是伏地魔养的猎犬,卑鄙地计划着将Harry送到伏地魔面前,屈膝讨好Malfoy家的荣耀。邓布利多死后,他虽然受到伏地魔重用,但是他年纪不大、经验不足,在食死徒中的声誉并不高。许多人走过他面前的时候甚至会吐口水。

 

“Malfoy家的婊子。”

 

但这些他都不在乎。在他内心深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既能将所有对Harry不利的消息掌握在手中,又能分担父亲的压力。而这些,是在他六年级选择成为凤凰社阵营的时候就隐约预见得到的。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卢修斯在熬了第三个长夜之后,脸上长出了胡茬,头发也因为缺少打理变得乱糟糟的。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魅力,他仍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Malfoy。心里这么想着,他将手里的戒指放到Draco手心,给了儿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在纳西莎的搀扶下走回自己的房间。

“Draco,”伏地魔仁爱地拍了拍Draco的肩膀,“看看,你成为了族长,即便你年纪尚轻,我也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另外,食死徒感谢你这些天的款待。”

 

“这全都是依仗您的领导,My lord, 我不敢居功。”他虔诚地说道。

伏地魔摸了摸旁边蛇怪的身体:“阿布拉克萨斯会以你为荣的。”

 

这时有狼人跑上来跪在伏地魔和Draco脚边,告诉他们Harry Potter出现在古灵阁。

伏地魔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可思议,另外一只握着魔杖的手不自然地抖了抖,不过也只有一瞬间,他很快就了正常:“Draco,我要你现在去霍格沃茨,你知道该怎么做。”

 

终于能够见到Harry了,Draco的心情却不像他之前所想的那样兴奋,更多的是沉重和难过。他嘴上说着向伏地魔效忠的话,思绪却不知不觉飘到了别处。他的绿眼情人是不是伤痕累累,是不是筋疲力尽,是否还有足够的精力奋力一搏?

 

Harry,我已经准备好了。

 

 


评论
热度(13)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