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囚绿》(07完结)

07

Draco看着眼前的冠冕,因为有求必应室的灯光尚且暗淡,上面的宝石只隐隐分辨得出颜色,当他的手放到盛放它的盒子时,一股黑魔法波动从底座传来。

他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然后迅速把盒子盖上。

“Draco,你在找什么?”高尔拿着魔杖紧张地走到他身后,“你确定……救世主会来这里?”

高尔身后的布雷斯给了Draco一个眼神,然后将手放到高尔的肩上:“分开找,找到了通知大家就好。”

高尔点点头,向高高垒起的椅子堆走去。

 

等他走远之后,布雷斯才向Draco点点头:“我先出去找纳威。”

然后从布雷斯身旁的柜子后走出Harry三人。都是一脸疲惫,身上的衣服也是皱巴巴的,想必路上吃了不少苦。

Draco将手里的盒子递出来:“现在老魔杖听令于我,我需要你现在打败我……”

 

“先放在你那儿,”赫敏把衣兜里的毒蛇牙递给Draco,“我和罗恩还要去解决那条蛇。”

“纳吉尼?”Draco皱起了眉头,对于这条蛇他只是厌恶罢了,天天在他家的餐桌上匍匐着,偶尔吃掉几个麻种……没想到竟然是伏地魔的魂器之一。

 

罗恩显然对这样和谐的画面还不太适应,他一只手拉着赫敏,一只手举着魔杖随时准备着防御。

“除你武器。”Harry低声施咒,他隔着有裂痕的眼镜看了金发斯莱特林一眼,确定他身上没有任何伤之后,浅浅地微笑了一下。

然后Draco把魔杖捡了起来,藏好冠冕和蛇牙。走上前去托住对方的下巴,用力吻了上去。

 

Harry知道,两个人很久没见面,而且都在担心着对方的安危,千言万语都无法说出口,依照Draco的性子,必然是要用行动来表示的。

但是,即使两个人之前有过比较热烈的拥吻,他们也从未有如此绝望的感觉。

 

罗恩痛苦地闭上了眼。

被闪瞎。

 

这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然后是高尔边跑边叫着“Draco”的声音。

Draco推开了Harry,两个人做出对立的样子。

“Avada Kedavra”高尔以为Draco被围攻,立马对着赫敏念出了死咒。绿色的咒语从魔杖顶端颤抖地发射出来。

好在赫敏反应够快,把咒语挡住了。

 

“你死定了!那可是我女朋友!”罗恩大吼一声,追着逃跑的高尔消失在拐角。

 

“结束后我会和父母先回家,不用找我。”Draco用拇指慢慢摩擦着Harry的眼角,那双绿眼睛的周围泛着淡淡的血丝,“一切小心。”

他想说,我想和你一起战斗;他想说,我可以挡在你面前。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

 

罗恩很快就跑了回来,他一边拉起赫敏、冲向有求必应室的门口,一边叫道:“那个蠢家伙点了火,快跑!”

Harry暗叫一声不好,这里面几百年的木质易燃材料特别多,他也拉起Draco准备离开。

 

“我去救高尔,”他把Harry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卸下来,“你出去等我。”

Harry也不疑其他,说了一声“尽快”然后转头走了。

 

Draco找到高尔的时候火势已经很大了,两个人不得不顺着堆积的家具往还没有着火的高处攀爬。他想起在很小的时候,克拉布和高尔都跟在自己身后爬山,他们对于Draco来说,是跟班,是随从。

但不可否认的是,两个人除了计谋不足,对Draco确实十分忠诚,高尔刚才毫无顾虑直接甩夺命咒就是最好的说明。

 

但是对不起。

看着因为踩空了一步而被火海包围的高尔,Draco还是红了眼眶。

他转过头继续向上爬。

 

——选择了这一边,死的是一起长大的玩伴;而如果选择了伏地魔,也许被活活烧死的是格兰杰、韦斯莱,甚至是……

——他们应该已经不在有求必应室了,现在根本没有退路。

——冠冕还没毁掉。

 

Draco快速权衡了一下,他勉强在一张桌子上维持平衡,然后用蛇牙刺穿了冠冕。上面一缕黑烟从宝石里窜出来,不甘地低声咆哮,最后消失在火苗中。

然后他看了看火海,轻轻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被烈火灼烧,很不美观。

——不过……也算是一种英勇的死法。

 

——Harry,我准备好了。

 

+++++++++++++++++++++++++

Draco Malfoy生平最看不起的人就是格兰芬多的红发穷鬼,唧唧歪歪像个女生,邋遢无比,还经常在Harry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他一听见他说话就气得牙痒痒。

 

Draco认为,自己在临死之前,脑内闪过的应该是父母、挚爱、导师,甚至是那些无趣的学院生活,但绝不会是穷鬼的咆哮。

“Harry!我告诉你!如果我们为了这个白毛死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再睁眼的时候,他看到Harry骑着扫帚,向自己伸出了左手。

就好像一年级入校的时候,他没有说出那句拒绝的话,握住了自己伸出的手。

 

当他们从扫帚上落地之后,Harry抬手就是一巴掌。

“你究竟把你自己的生命当成什么!”Harry嘶哑着哭喊道,“你对得起你的母亲,你的家人吗! Draco Malfoy,如果今天在里面被烧成炭灰的是我……”

Draco低着头,他的头发很脏,眼神躲躲闪闪不敢直视对方:“在里面死的只能是我。”他和Harry不一样,他无法面对战后别人对马尔福家的怀疑,无法面对背叛旧主的骂名,也许就此牺牲是最好的交代。

“我做这么多努力,你也隐忍了这么久,现在你宁愿被烧死……”

 

Draco一把把Harry揽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他闭上眼睛,狠狠地抓住Harry的后脑勺。

“我现在去找伏地魔,赫敏和罗恩解决那条蛇,你——保护好你父母。”Harry吸了吸鼻子,用还勉强干净的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Draco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自己才是最懦弱最自私的那一个。他的绿眼睛爱人即将和威胁魔法世界的魔头决一死战,自己却还要披着食死徒总策划的身份走到Harry的对立阵营里,接受伏地魔的拥抱和食死徒们异样嫉妒的目光。

不过没关系的,只要还活着,只要两个人之间的联系没被生死隔开。只要这一时间的生离,换来的不是死别。

 

他仍然是一个有尊严和骄傲的Malfoy.

 

+++++++++++++++++++++++++

战后的一段时间里,魔法界对于马尔福和斯内普的身份仍旧是议论纷纷。不过来自救世主的证词和格兰杰颇具理性的辩护,使得舆论还是朝着很好的方向发展。

 

纳威毕业后,收到了麦格教授的邀请——担任草药课教师,并在学校负责领导霍格沃兹的建筑群重建,这让布雷斯经常向Draco抱怨“Natalia先是格兰芬多院长,再是我的小情人。”Draco将自己的笑容藏在咖啡杯之后,毕竟谁也没能料到,当时玩遍花丛的扎比尼先生被看似温吞的隆巴顿吃得死死的。

 

其实六年级的时候,Draco对格兰杰就有所改观了。而且随着黑魔王势力的没落,他心里对于自小就接受的血统教育产生了质疑和摒弃。“她生来就是一个政治家,我期待着她的表现。”就连一向严肃的金斯莱,在赫敏坐上魔法法律执行司的第一把交椅时,也毫不掩饰对她的赞美。

 

至于穷鬼——现在可不能叫穷鬼了,努力研习了棋盘魔法阵之后,开了一家魔法棋销售店,还承包世界性的巫师象棋比赛。但是Draco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努力,就是为了养活家里面活蹦乱跳的一窝子红头发。

 

我们这一届学生,真是辉煌的一届。Draco在心底总结到。

魔法界的新时代就要来临了。

 

“Malfoy院长?”站在Draco办公桌前的汉娜出声打断了Draco内心里响起的宏伟交响曲。

“啊……哦,汉娜,有什么事吗?”Draco迅速把思绪扯了回来,将手里的羽毛笔放置好。

“关于上周住院、诊断为灵魂伤害B4级的伯格勒先生……”

“Well,是他的治疗会议,我想起来了。通知魔咒伤害科的主治医师,我马上就到。”他扬起真诚的笑容,那张帅气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温暖,“谢谢你的提醒。”

 

哈娜红着脸走出圣芒戈的院长办公室,向门外等候的同伴说道:“Malfoy院长真的是最体贴温柔的人了!“

 

此时,Harry身上还穿着魁地奇比赛的赛服,手里拿着扫帚。

他靠在拐弯处墙壁上,听见汉娜的话,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是我的。

 


评论(1)
热度(22)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