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Can’t turn back

自由纺纱:

标题:Can’t turn back


分级:全龄


简述:兄弟无差。记一件童年的事。Dean7岁,Sam3岁。




Dean在准备简单的晚饭,而Sam趴在沙发背上,看着被雨点拍打的玻璃窗。


“Dean!”Sam突然从沙发上跳下来,拽着Dean的衣服左右摇晃,“你过来!”


他下意识地想告诉Sam待会儿再说,但微妙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一切,他暂时放下了手中的活儿,随意地擦了擦,就跟着Sam一起凑到窗边。


那是一只小幼犬,浅棕色的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它全身都被雨淋透了,可怜地躲在屋檐下瑟瑟发抖。


“我们应该让它进来!”Sam跑到了门口,转过头期待地看着Dean。


“……你说得对。”Dean没有多加思考,就打开了门。听到动静,小狗崽受惊般地站起来,可以看出它的左腿不灵便,后退的步子有些瘸,Sam在它身边蹲下来,伸出小手试探性地触碰它的脑袋,小狗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往这边蹭了蹭。


“把它抱进来吧,Sam,”看到自己的小弟弟开心的样子Dean决定泼一泼冷水,“不过,我们要等到它的主人来找他。”


“在那之前我可以一直照顾它吗,Dean?”Sam和怀里的小狗一起抬头看向Dean,露出湿漉漉的眼睛。


“当然可以啦!”Dean拍拍Sam的头,接着他俩开开心心地一起给它洗澡,即使被甩了一身子的水,Sam还是咧着嘴傻乎乎地笑。


过了三天还没有人来找这只小狗,它大概是被抛弃了。Dean想。


Sam正和它在地毯上玩着橡皮球,浅棕色的一团小肉球在地上滚来滚去,看得出他们两个都玩得很尽兴。


“苹果派,”Dean突然说,Sam笑着抬头看向他,“我们叫它苹果派吧!”


“好的!”Sam抱起它,蹭蹭它毛茸茸的耳朵,“嗨,早上好,苹果派!”


Dean也坐到地毯上加入了他们,小小的苹果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它是一只幼小的有残缺的狗崽,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对它的喜爱。现在,Dean在给Sam准备一日三餐的同时,也会给苹果派准备一份,然后他会拍两下手,叫它过来吃饭。Sam更是爱死它了,连睡觉都要抱着它,不过Dean及时阻止了他,因为伙计,你这样会勒死它的啊!


再过一天就是新的一周了,爸爸就要回来了。Dean知道他不可能同意他们养狗,但他会努力地争取这个机会,为了Sam。他心里有些不安,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做错了吗?


“苹果派。”Dean轻声地说,而它早已习惯了这个名字,从房间里快乐地跑出来。Dean惊喜之余又有一点感动,他弯腰抱起它,轻轻抚摸它背上的短毛,看着午睡的Sam发呆。


这一次爸爸离开太久了。Dean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和所有的家庭一样普通,他,Sam,养着一只小狗,等待爸爸回家。然而这是不应该的,Dean从四岁起就知道他们不可能和寻常的家庭作比较,他不能比较。他知道黑暗中有什么,他知道爸爸在狩猎,他还要对Sam保守这些秘密,以及回答他的小弟弟抛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


他希望爸爸快一点回来,带他去射击,让他端上个头大点的枪,他会表现得比上一次更好,他渴望着尽快拥有自己的枪。


“呜……”苹果派舔了舔Dean的手指,抬头望着他。打断了思路,Dean慌乱得仿佛被看透心思。他回过神,继续挠挠它白白的肚子,小狗崽这才舒服地发出咕噜的声音。


第二天下午,爸爸回来的时机很突然,那个时候Dean在门口洗碗,Sam在里面的屋子和苹果派玩耍。爸爸进门的动静很大,他用力地关上门,一进来就催促Dean整理必要的行李,Dean的心提起来了——他知道他们又要搬家了。


“爸爸……我能,我能带走它吗?”小小的Sam抱着小小的苹果派,站在卧室的门口,他看起来那么无助,脆弱,Dean想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


“什么,养狗?Dean?”John直接看向他的大儿子,眼神中的责怪很明显。


“我很抱歉,爸爸……但是,我们能不能带上它?我发誓不会填什么麻烦。”Dean的声音在颤抖,他的指甲嵌进了掌心,紧张地不敢长久地看着John的眼睛。


“求你了,爸爸。”Sam的眼睛湿得快要流泪了,怀里的苹果派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凑过来舔了舔Sam的脸。


“我说过不行。”John斩钉截铁地说,“把它留下更好,会有别人来收养它的。”


Sam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但他仍然咬着嘴唇,赌气般地抱着它不动。


John给了Dean一个眼神——你知道怎么做的。


他原本还想再徒劳地争取几次,就好像他还是个孩子。实际上Dean已经7岁了,是个大人了,他该更懂事一点。他们的生活的确不适合带着狗上路,他知道。让苹果派被普通家庭收养,会更好一些。Dean冷静了下来,也放弃了心中微弱的一点任性。


“放下它吧,Sammy。”Dean低声说,甚至不敢去看Sam的眼睛,“我们不能……带走它。”


“什么?”Sam觉得自己似乎被背叛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Dean,“你不能放弃它!Dean!”Sam可能还不太熟悉抛弃这个词汇,他用了放弃。Dean在心里纠正着他。


John开始把行李都搬到了车上,他等在了车子边。Dean知道爸爸的意思,这件事是Dean的错,由他开始,也该由他去处理妥当。


“它跟着我们会很危险。”Dean去拉Sam的手臂,却被Sam挥开,“会有更好的人收养它!”


“可是我们放弃了它!!!”Sam大声地说着,哭得更厉害了,“我们不能……”


“Sammy。”Dean的心揪在一起了。如果有任何人让自己的弟弟这样哭,他一定会去把那个人揍到半残,但是现在……这个让他失望的人却是自己。他恨死自己了。


他没有办法。若这只小幼犬因为他们而被什么东西夺去了生命,那对Sam的伤害会更大,可他要如何对3岁的Sam说呢?他还太小,不应该了解这些,不应该在这个时候。


最终他伸出手轻拍两下,轻声说:“苹果派。”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暗号。果然,它像以前的每一次那样,毫无怀疑地从Sam的怀里跳出来,而Dean接住了它,亲吻一下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再见了,苹果派。”


他把那只腿脚不灵便的小狗反锁在屋子里,半拖半抱着Sam上了车。


“Dean!你不能这么做!你怎么能这么做?Dean!!!”Sam挣扎着,把对爸爸的怨气,对自己无法保护好它的恨意,全部发泄到Dean的身上,他无力地捶打着Dean的手臂,可有可无的攻击落在他哥的脸上,肩膀上,手臂上,他像失去了全世界那样哭得昏天暗地。


而Dean,他像是丢了魂,歇斯底里的Sam和沉默的父亲以及压抑的车内氛围丝毫影响不到他,他置身事外。


直到他看到了后视镜。


他关了门,但是该死的忘记了关窗,苹果派从那儿钻出来跳到地面上,一瘸一拐地奔跑着,呜咽着,试图追上他们的车。它这么小,脆弱无力,却毫不犹豫地追赶。Dean全神贯注地一直看着,它的身躯越来越小,慢慢地再也看不见了。它追不上他们。当然了,它怎么可能追得上他们。


“我们放弃了苹果派……”Sam哭得没力气,声音都哑了,他半躺在Dean的怀里抽泣着,嘴里轻轻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下着雨的那个下午,Dean要是没有让它进来,Sam最多只是和他吵一架;无人认领的三天后,Dean若是坚持找别人来收养,Sam最多撅着嘴不开心……但他把事情一拖再拖,拖到今天,给足了Sam希望,又夺回了这一切。这是他的错。是他伤害了苹果派,伤害了Sam。


天逐渐地黑了,Dean不知道他们要搬去哪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一周左右他们又会搬到下一个地方。Sam哭累了,在他的腿上睡着了,鼻子红通通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我们放弃了苹果派。


Dean想到它奋力地追赶、一瘸一拐地向他们奔跑,突然哭了起来。


他伤心极了,难受得好像心脏被撕成一块破布。但是他要轻一点,轻到不要吵醒Sam,轻到不要被爸爸发现。




FIN



评论
热度(37)
  1. 云亭RandomForest 转载了此文字
  2. 油桃RandomForest 转载了此文字
    QAQ心疼我丁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