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亭

矜持地拼搏

—— #德哈#【AU】kingsman设定

“你来了,格兰芬多,我假设……”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修长苍白的双手微微蜷缩,一只手拿着酒杯,一只手倾倒酒酿,“如果再晚上两分钟,我们可能要准备多喝一杯酒了。”

哈利肯定,他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定冷笑了一下。

 

“抱歉来晚了。”按着多年与这位同事共处的经验,解释都是徒劳的。于是他落座在男子右手下的第一个椅子上。

整个长长的会议桌看上去只有两个人到场,但当哈利戴上桌面上的眼镜之后,眼前呈现的单色投影显示,会议桌上已经坐满了人,除了哈利对面的位置。

 

“他们都是我们亲密的伙伴,邓布利多更像是我们的导师,迪戈里也与在座的各位经历过各种任务。对于他们的离去,我深表哀悼。Kingsman也会尽一切可能追查杀害他们的凶手。”斯内普举起手里的酒杯,“敬霍格沃茨和赫奇帕奇。”

“敬霍格沃茨和赫奇帕奇。”哈利和投影里的同伴同时举杯说道,然后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液划过他的喉咙与胸腔,冰凉的感觉让他不适地颤抖了一下,酒水进入胃部的感觉如此明显,提醒着他今天还没有进过食。

 

在上一次保护任务中,阿不思和塞德里克战死在哈利和斯内普面前——当然是通过监视器。然而敌方在杀害两人之后迅速撤退,并没有对保护对象进行攻击和掠夺。

 “同时,我将接任邓布利多的位置,担任下一任霍格沃茨。”斯内普将双手交握扣在桌上,“波特和洛夫古德继任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赫奇帕奇由艾博接任。”

“很高兴你能成为我们的领导人。”坐在哈利旁边的卢娜开口,“但是这样一来斯莱特林的位置也就悬空了?”

这些事情邓布利多早已考虑详备,洛夫古德。”斯内普向她点头,停顿了几秒,继续说下去,“在此之前我也提交了斯莱特林的接班者。格兰杰,请他进来。”

哈利将头转过去面向门口,看到赫敏推开会议室的门,向门后的人轻声说了一句。首先进入他眼前的是那一头夺人眼球的金色头发,再是精致的脸和尖尖的下巴。他穿着海军蓝条纹西装,袖口和领带整齐得一丝不苟。

 

斯内普怎么找了个娘唧唧的大学生。哈利想到。

这时罗恩投来同样的眼神,两个人一起撇了撇嘴。

 

“容我向大家介绍。”斯内普瞟了缓缓开口,“新一任斯莱特林的人选。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马尔福点头致谢,说道。他将目光从斯内普转到哈利身上:“久闻大名,格兰芬多。”

“荣幸,斯莱特林。”哈利伸出手和他握摆了一下,眼神微闪,将目光投向站在展示仪前准备讲解事宜的赫敏身上。

+++++++++++++++++++++++++++++++++

“目标会在12日晚上举行晚宴,到场的都是有背景和邀请密函的社会人士。”赫敏的手指在触板上点了几下,一个男人的资料就调动显示在会议桌平面上的投影成像上。

“Tom Marvolo Riddle, 表面上是voldemort医药企业的CEO,但其实Voldemort内部股东已经打算调整其基因研究的计划,所以Riddle设计数项计划进行大规模的生物实验,为的就是能靠源源不断的新元素改变现在市场上的药物成分,进而达到隐形基因实验的目的。”

“当时邓布利多和迪戈里的任务就是保护在基因遗传有着巨大建树的斯拉霍恩教授,但是被Riddle派出的刺杀团队击败。”斯内普的眼神沉重无比,即使语调和他平时说话一样低沉严肃,但是哈利更多地听出了愤懑。

“现场的勘察情况由苏格兰场递交而来,并不能算是第一手准确资料。所以我昨天晚上再去检查了一番。”罗恩向赫敏点点头,示意她打开第二幅画面,“遗留的爆炸装置并不是针对小范围,现场也没有其他麻醉物品使用痕迹,而且在爆炸发生后并没有人上前掳走暴露在众人面前的斯拉霍恩教授。”

 

“所以这次爆炸是借教授的名义,而目标是冲着Kingsman内部?”哈利问道。他发现当他开口的时候,坐在对面的新一任斯莱特林会直直地盯着他,虽说看着发言的同事是一种尊重,但是他的眼神让哈利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

 

“如果我们优秀的格兰芬多还能记住自己上一周的任务,你会发现保护斯拉霍恩教授的人应该是你。后来因为一些培训原因才调动为赫奇帕奇。”斯内普的鼻腔里喷发出嘲讽的语气,“迪戈里实战经验不足,邓布利多才决定亲自上阵,陪同协助。”

 

“所以……Riddle的目标,是我?”

“准确来说,是数次阻止Voldemort生物项目进一步发展的神秘特工格兰芬多。”赫敏的声音清脆无比,让哈利想起最近两三年的任务,主体是其他不痛不痒的人质援救计划,好像确实是有几次与Voldemort相关。

整个会议室陷入了沉默。

++++++++++++++++++++++++++++++++++++

“长官。”德拉科清了清嗓子,“我愿意去。”

哈利的绿眼睛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随机转过头来急切地对斯内普说道:“既然因我而起,想必我对他的诱力很大,还是让我去吧。”

 

“很好。”斯内普接过赫敏递上来的一大叠报告文件,伸手拿到案前的钢笔,“我想你们懂得团队合作的道理。就当在任培训吧,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都去。希望你们屁股能够老实一点不要沾到奇怪的东西回来,原谅我培训不到位,Kingsman还暂时找不到你们的继承人。”

罗恩被斯内普一个眼神止住了窃笑,他站了起来:“请你们跟随我来挑选随行武器。”但是背过身之后,他的肩膀还是不厚道地颤抖起来。

++++++++++++++++++++++++++++++++++++++++++

斯莱特林都是傻逼吗?

在成功地进入宴会现场之后,看到早早与自己分开的德拉科在人群社交中穿梭自如,仿佛忘了今晚的计划。哈利记得有几次和斯内普出任务也是,斯内普总是扔下自己单独作业,结束之后直接叫上哈利离开。

 

既然自己就完成了,叫什么团队合作?

 

“Riddle的书房在二楼楼梯左手方尽头,他的更衣室在三楼同一个位置。赫奇帕奇已经帮我们确定好Riddle的保密文件在他的私人电脑里。”德拉科满带笑容地递给哈利一杯香槟,看上去好像在和他愉快地攀谈,“刚才我已经问到,Riddle会在更衣室小厅接见重要的董事会成员。”

 

然后他静静地看着哈利,蓝色的眼睛望向一身西装的格兰芬多,眼神里充满了询问与兴奋。仿佛是在等着哈利来安排任务。

“多谢,你在这里帮我争取时间。我去书房。”哈利看过德拉科的资料,他擅长追踪和人际,最拿手的是化学;而哈利自己的电脑黑客技术,要是在kingsman排第二,那么敢称第一的除了自己已退任的导师、上一任格兰芬多布莱克,再无他人。所以这样的安排是最合理的。

 

“遗憾不能改变过去,焦虑更不能左右未来。”德拉科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哈利心中冒起一股奇怪的酸楚感。在刚才德拉科提到赫奇帕奇的时候,自己确实下意识想到的是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迪戈里。他的表情肯定有所变化,所以才被德拉科看出来了。

 

这样的场合叫出对方的代号或名字都是一种危险,哈利满心感动,最后只能将自己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我想今天要再说一次感谢了,白毛。”

然后他坏笑着看到德拉科的脸抽搐了一下,将手里的杯子放到德拉科手中。

用藏在戒指里的低伏电压器弄晕了一位向自己搭讪的女士,他扶着她走到守在楼梯口的保镖面前:“抱歉,我的女伴身体不适,能否给我们安排一间房间,让她稍微透透气?”

+++++++++++++++++++++++++++++++++++++

德拉科在大厅里已经等了很久了,在此期间,Riddle已经从三楼下来,向大厅里面的所有人致辞,并且和一位美丽奔放的黑发女士跳了开场舞。

德拉科无聊地把玩着哈利递给自己的酒杯,把手指放在哈利唇瓣贴合过的地方慢慢摩擦。同时德拉科和哈利停在Riddle庄园草坪的豪车内,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女生正在监控着两人眼镜摄像头,她打开单向麦克:“斯莱特林,现在不是发花痴的时候。”

他不自然地笑了笑:“潘西,闭嘴。”

然后麦克风里面传来不属于潘西的声音:“我只希望你这次能够一举拿下格兰芬多,顺便彻底解决Voldemort的这堆烂摊子,不然接下来这几年我们还有得忙。”

“我是来做任务的。布雷斯。”德拉科义正言辞地说道。

哪知道那边技术部门的两个人同时爆发出一声“呵呵”。

+++++++++++++++++++++++++++++++++++

哈利成功拷贝到了Riddle的违规资料,在出来的时候还是点背遇到了巡逻的保安,他打开传声器:“白毛,任务完成,一楼窗户外等我。”

德拉科莫名其妙地问道:“什么?”

随即他立刻反应过来哈利除了被逼得毫无退路从二楼跳下来之外,别无选择才会把会合地点说在一楼窗户。

 

他快步走向窗户尽头,途中有保安拦着不准通行。德拉科笑得有礼大方,悄无声息地撂倒四名肌肉壮汉,顺手打开了被保安层层保护的那个“正在使用”的厕所。

里面立着一个柱形的玻璃柜,斜着插满了细长的试管状瓶子,盛着的全是淡黄色的液体。他发现这就是昨天赫敏展示的Riddle花费大量精力打造的转基因药物,从西装裤里拿出烟卷大小的手雷,正准备拉开,听到传声器里哈利的声音:“斯莱特林!”

 

不能再耽搁了,他将手雷丢进卫生间,关上门。转身发现窗户锁死,手里的戒指被按下按钮切换到正常模式,他用戒指上的钻石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叉,退后几步,助跑冲破了玻璃。同时手雷也将卫生间里面的东西炸得一干二净。

 

刚刚巧合地接住了从楼上低重心跳下来的哈利。

“感谢我的骚包。”德拉科笑着说,将手里的钻石展示给哈利看。

哈利用“你疯了”的表情看着他:“资料已经搞到,但是我还没找到他藏那些转基因首批药物的地方,你现在就把这里炸了,我们怎么回去弄啊!”

 

德拉科忍不住了,伸手将炸毛的格兰芬多的脑袋揉进自己的胸前:“我已经搞定了,不过我想今晚你可能要再说一次感谢了。”

“你搞定了吗,好,那我们快撤。”只能当是这人生性风流的作祟,哈利的脸在夜色里偷偷地红了,他转身想离开。

 

“我想布莱克先生一定没有教过你这个道理。让你忘记了该怎么道谢。”德拉科伸手拉住了哈利,捏住他的下颚,将自己的嘴唇慢慢贴近哈利,“不知礼,无以立也。”

 

通讯器的另一边,潘西和布雷斯嫌恶地摘下了自己的耳机。


评论
热度(9)
返回顶部
©云亭 | Powered by LOFTER